点击关闭

电影蛇录-《挑灯斩蛇录》筹备阶段的确想过拍成一部院线电影

  • 时间:

【倪萍医院看赵忠祥】

據《2019年網絡電影行業報告》顯示,全年網絡電影上線789部,同比下降49%,缺乏現象級作品。2020年伊始,新人導演劉文普執導的古裝玄幻動作電影《挑燈斬蛇錄》給行業帶來了一份驚喜。這部由黃曉明擔任出品人、堪比院線電影的幕後班底打造的網絡電影,於1月10日上線騰訊視頻,四天播放量突破3000萬。

《挑燈斬蛇錄》講述的是書生與劍客一同對付不死巨蛇的故事。

除此外,《挑燈斬蛇錄》的拍攝方法也跟當年的港片不謀而合。“當年港片就是低預算、快節奏,在此基礎之上形成了自己的風格,很適合用來拍網大。包括他們現場喜歡放煙,是因為置景不夠精緻,用煙能烘托氣氛。《挑燈》的現場,別的沒有,就煙餅特別多。”

網絡大電影自2014年誕生以來,一直給人以野蠻生長、泥沙俱下的印象,創作班底多數都是“草台班子”。《挑燈斬蛇錄》卻有北京大學生電影節青年劇本大賽一等獎劇本打底,黃曉明擔任出品人,幕後製作班底堪比院線電影——攝影指導鄭建松曾擔任過《太陽照常升起》《夜上海》《好奇害死貓》等片的攝影師;動作指導秦鵬飛是爾冬升執導的動作片《三少爺的劍》的動作設計;音樂總監戴偉曾憑《無雙》獲得過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……這樣的幕後配置,整部電影製作成本只有800多萬,加上宣發總投資也不過一千萬,堪稱超高性價比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挑燈斬蛇錄》實際拍攝只用了24天半,但後期製作長達9個月,其中特效製作就花了五個月,和一部院線電影的後期用時相差無幾。

孫琳琳說,早在籌備之初,主創團隊就達成了共識,《挑燈斬蛇錄》的一千萬投資首先用來保證製作,在此基礎上再談其他。也因此團隊決定放棄起用流量或熟臉演員,選擇了更具性價比的年輕演員,最後選定了上白、劉釗宏、方楚彤擔綱主演,從目前觀眾的評價來看,三位年輕演員的表現也獲得了很大的認可。

對網大行業而言,2019年2月廣電總局發佈的《關於網絡視聽節目信息備案系統升級的通知》是一道分水嶺。根據《通知》內容,廣電總局開始對重點網絡影視劇實行“雙備案雙公示”管理。這一政策的出台,讓大批內容三俗、製作低劣的網絡大電影失去了生存空間,也倒逼網大行業轉型,追求產出更高品質的內容。《挑燈斬蛇錄》無疑就是這種轉型下的產物。

《挑燈斬蛇錄》中,書生陳觀(劉釗宏飾)趕考途中遭遇猛虎,逃命時邂逅馮家小姐(方楚彤飾),而後又與孤膽劍客崔執玉(上白飾)一起對付不死巨蛇……有觀眾評價,該片風格很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港片,特別是徐克的《倩女幽魂》。劉文普坦承是港片愛好者,非常喜歡《倩女幽魂》。“拍之前跟自己說,絕不能拍出來讓觀眾覺得像徐克!結果拍出來還是像,沒辦法,受影響太深。”

《挑燈斬蛇錄》舉行線下放映時,出品人黃曉明表示:“這次我們只是一個試水,可以在這個基礎之上積累很多經驗,會做得越來越好。”

【思考】網大利於培養新導演 傳統影視公司越早入局越好

隨著互聯網用戶的增長,以及影視市場資本的退潮,投資低、周期短、回本快的網絡大電影正在成為傳統院線電影導演、製作公司的新選擇。

魏君子認為,網大對於行業真正的價值在於培養新人導演。“學院派培養出來的都是作者型導演,更註重個人表達。而市場上需要有一批懂得怎麼生存的導演,他們知道怎麼吸引觀眾,引起觀眾的共鳴。網大就是培養這類新人導演的搖籃,一開始可能是學習模仿,然後逐漸發展出自己的風格,先活下去,再談藝術。”

據製片人孫琳琳透露,《挑燈斬蛇錄》籌備階段的確想過拍成一部院線電影。但考慮到同類型院線電影投資額得上億,再加上此前同類型的電影票房獲得成功的並不多,最終還是決定拍一部高性價比的網大。

《挑燈斬蛇錄》是劉文普的長片處女作,他在業內更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六合世紀的老闆,專門從事電影物料、特效製作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“從事這個行業的,誰沒有做電影導演的夢想呢?”網大給了他夢想照進現實的機會。

魏君子曾監製多部網絡大電影。在他看來,目前網絡大電影已經過了野蠻生長的時期,開始進入拼內容和品質的階段,但當時培養的用戶習慣還在。“比如說觀眾更喜歡偏男性向的內容,註重感官刺激,通俗地說就是喜歡‘一驚一乍’,5分鐘沒有刺激就會關掉。”《挑燈斬蛇錄》的題材,就是網大用戶喜歡所決定的——動作、玄幻、怪獸,一直是網大用戶青睞的幾個題材。

過往的工作背景讓劉文普完全沒有新人導演的生澀,某些方面甚至可以稱作行家裡手。他看過劇本就明白,作為註重感官刺激的網大,蛇和虎的特效一定要做好。資金有限的情況下,他迴避了特效製作上的高難度動作,專註於把大動作做得生動流暢。“蛇和人交互的特效是最難的,我們就沒做這樣的鏡頭。有些細節,比如虎爪抓到人的衣服會有褶皺,特效鏡頭會很貴,我們用了真實的虎爪道具來表現。”和巨蛇相比,虎的特效更難做,從最終的效果來看,也是蛇比虎更好。

魏君子相信,傳統影視製作公司遲早會大舉進入網絡電影,入局越早越有優勢。而入局需要瞭解規則,不僅要瞭解觀眾是怎麼培養出來的,還要瞭解觀眾的變化。“2019年的很多網大作品,是在2018年爆款基礎上的升級,結果發現用戶不買單了。觀眾的成熟和進化,遠比創作者要高要快。”(記者 楊蓮潔)

實拍24天半後期9個月 院線班底拍高性價比網大

一蛇一虎特效做賣點 低成本、快節奏學足老港片

一部網絡電影,為什麼能吸引到黃曉明擔任出品人?如何在成本有限的前提下提升質感?傳統影視創作團隊入局網大的深層次原因又是什麼?新京報就此專訪了《挑燈斬蛇錄》製片人孫琳琳、導演劉文普,以及擔任過多部網絡電影監製的魏君子。